小蜜蜂

人物|两个链圈人的使命



推荐

这个季节的北京,已经感受不到风的凛冽了,阳光铺了满满一桌子,留下金灿灿的一片,让人有些微微倦意,田大超起身泡了一杯茶。

还没创业之前,田大超是一名企业培训讲师,享受惯了鲜花与掌声,他反而觉得生活愈发的百无聊赖,按照田大超的说法,这样的人生太安逸,而且「丝毫没有价值」。

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田大超时常会陷入到自己设立的怪圈之中,他想让自己的人生变得有价值,但又不知道什么样的人生才能称得上是「有价值的人生」,直到那次绑架事件的发生。

被黑社会绑架

虽然距离黑社会绑架事件已经过去两年了,田大超也释怀了很多,但每次回想起来,依旧还会觉得「很不舒服」。

三年前,28岁的田大超创立了一家金融借贷公司,短短半年时间里,他就以加盟的形式在全国范围内扩张了30多家分公司。

事业蒸蒸日上,田大超一天常常要往返三个城市谈业务,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暗处里,有一张阴谋编制的大网正向他悄悄撒开。

田大超记得很清楚,绑架事件的导火索,是因为他拒绝了一个加盟商想强行收回加盟费的无理要求。

那天,对方把他约到了一个偏僻的咖啡馆里见面,工作日的咖啡店里几乎没有人烟,一个店员懒散地坐在吧台后面,田大超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安。

按照合同协议,加盟费是无法退回的,那段时间他的公司正遭遇低谷,账上也没钱,更可况,对方还十分蛮横地提出,必须另外支付加盟费的50%作为赔偿金。

这明摆着就是在讹诈,田大超很不服气,理论来理论去始终无果,加盟商气急败坏,撂下一句狠话:给钱还是跟我走一趟?田大超拿不出这么多钱,他被十几个一拥而上的彪形大汉强行塞进了一辆面包车里。

田大超被囚禁在一间小破屋里,期间不断有人来威胁和骚扰。他们声称自己都是些亡命之徒,蹲过监狱,想弄死一个人就如同碾死只蚂蚁一样简单,田大超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他甚至绝望到「连身后事都想好了」。

自我怀疑

在被绑架一天一夜以后,他们将田大超放了回来,因为田大超的员工慌忙跑到银行贷出来一笔钱给了加盟商,他这才得以脱身。

虽然人毫发无损的出来了,但田大超却陷入到一种极端压抑的状态里无法挣脱。他抵触任何社交,也抵触见到陌生人,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缩在家里看书,那段时间他看完了《富兰克林自传》、《拿破仑传》、《李嘉诚传》。这并不是他第一次通读名人传记,但每读一遍,他就能感觉到这些大人物仿佛又「重生」了一次。

田大超不断审问自己,他想起创业初期,不管哪里的客户,只要有加盟意向,他二话不说立刻马不停蹄地直奔目的地,见一波又一波的人,所有的风险自己背,所有的困难也是自己扛,而现在,田大超不明白每天东奔西跑的意义是什么,这样的人生到底有没有价值。

在金融领域里,有很多投机心特别重的人,田大超越来越觉得自己并不适合这个行业,因为在内心深处,比起赚钱多少,他更渴望得到别人的尊重和认可,就像从前站在讲台上那样。

2017年3月,刚过而立之年的田大超做了一个决定,他决定告别从前的自己。田大超退出金融公司的管理层,只挂了个闲职,随即创立了听话FM,转做区块链音频节目的知识付费。

田大超创立金融公司的时候,薛蛮子是天使投资人,2017年5月的一天,田大超约了薛蛮子在杭州见面,他说自己决定从知识付费领域切入区块链市场,成立第一家区块链领域的音频媒体平台,想听听薛老的意见。不久后,薛蛮子专门找到田大超,当即拍板决定:「这个事你做你的,我投」。

其实在被黑社会囚禁的那24小时里,田大超就想明白了一件事,如果能活着离开,就一定不会再虚度,他想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后来,田大超把自己的人生价值概括为做出一款能改变人类生活,又能让生活变得更美好的产品。

在听话FM正式上线以后,田大超将这款产品定位成区块链音频媒体平台,对于普通创业者而言,这个群体没有足够的技术背景去理解区块链,他希望通过搭建这样一个平台,结合日常中的应用场景或案例来解读区块链更深层次的东西。

田大超很难闲下来,除了日常工作,被邀请去各地当嘉宾外,他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比如把技术极客33复杂美的创始人吴思进引荐给了周鸿祎。

虽然田大超成不了技术极客,但他一直在尝试用自己的方式,将极客与资本连接起来,并把推动区块链技术发展当成使命。

在链圈里,除了像田大超这样的区块链创业者外,还有许多在默默无闻开发公链的极客,Roy Li就是其中之一。

Ruff所做的技术非常底层,这在国内很难得到认可,再加上投资人不懂技术,更不懂Ruff与物联网结合的价值所在,以至于敢投资的人少之又少,Roy Li一度觉得,也许只有「靠信仰」才能做成这件事了。

后来,在见过上百家投资机构以后,Ruff才敲定第一笔融资。2014年,Roy Li在国外写下了第一行Ruff OS的代码,可直到2016年的5月份,首个开发版本才面世。

两年时间,一家创业公司什么产品都没有,就连投资人都不知道Roy Li和他的团队在干什么,投资人甚至一度怀疑他们是拿着钱到处逍遥去了。

但实际上,在很长一段时间里,Roy Li除了每天花十几个小时玩命似地搞研发,剩下的时间基本上都处于累到睡死过去的状态,虽然开发一条物联网领域的公链并非易事,但对于Roy Li来说,这「无关情怀,只是使命」。

自卑与梦想

在2018年3月的一个下午,田大超用了两个形容词来形容自己,一个是使命感,一个是自卑。

直到多年以后,田大超对于没读过大学这事仍旧觉得耿耿于怀,而这种耿耿于怀在他往后的生活中渐渐演变成了一种自卑,每当别人问起他是哪里毕业的时候,田大超总是觉得尴尬。

2006年8月,田大超拿到了山东政法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但他却做了一个令父母瞠目结舌的决定——放弃读大学。

从小到大,田大超都是一个心气比较高的人。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他并没有多么高兴,而是觉得惶恐,24岁才大学毕业,这对于田大超来说是无法忍受的,他的竞标对象是20岁就当了总经理的李嘉诚。

“所以如果去上大学就完了,那我一辈子都不可能比得过李嘉诚。”

山东政法学院的校门,田大超到现在都「一步也没踏进去过」,他并不后悔自己的决定,唯一感到后悔的,是没有一毕业就去创业。

下午六点,稀薄的阳光照进会议室里,窗外的天空开始暗了下来,天边的云彩从橘黄转为微红,进而迸发出淡淡的紫色,田大超以一个很舒服的姿势偎进椅子深处。

“我的梦想是要亲手创办一家能让我发自内心里感觉骄傲和自豪的公司。”他说,“否则,我可能死不瞑目。”

16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