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蜜蜂

货币政策大逆转,全球降息潮来袭,资产配置如何变?



推荐

现在的世界局势真可谓风云多变,刚刚还是山雨欲来,转瞬便成了艳阳高照。

 

这不,很多人还没从美联储加息的恐慌中走出来,全球央行降息的大潮却来了!

 

 

其实,除以上几家央行外,埃及、格鲁吉亚、乌克兰、阿塞拜疆、牙买加、巴拉圭、尼日利亚等国也早已加入了全球降息“俱乐部”。

 

从欧洲到亚洲,从南美洲到大洋洲,降息正在以燎原之势向全球每一个角落铺开。

 

降息潮何以到来

全球央行开始降息,主要是因为世界贸易局势愈发紧张,特别是5月6日特某普升级贸易摩擦之后,世界经济再度面临挑战,放缓迹象渐显。

 

5月份,全球制造业创下2012年以来的最疲软表现。

 

德国、日本和美国的数据均不容乐观。

德国5月制造业PMI降至44.3,接近2012年所创下的最低水平;日本5月制造业PMI初值跌至49.6,跌破荣枯线,为两年半来首次,4月该指标一度回升至50.2。

而美国的数据更是创下10年新低。IHS Markit的全球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在5月跌至49.8,为2009年来最低水平。

 

新加坡也没能躲过去,其5月制造业PMI在连续扩张32个月之后,首次出现萎缩,环比下滑0.4至49.9。

 

我们知道,韩国出口数据有“全球经济的金丝雀”之称。

然而,据韩国关税厅6月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韩国5月出口同比下降了9.4%,当日,韩国贸易部长Sung Yun-mo表示,国际经济不确定性加剧,对韩国出口造成“负面影响”。

 

日本制造业出口也在5月创下四个月来的最大降幅,制造业企业的前景展望转为负面,为6年半以来首次。

 

作为新兴市场国家的印度,今年一季度的GDP增速只有5.8%,增速为2014年6月以来最低,让出了全球增长最快经济体的宝座。

 

为了应对贸易问题的不确定性和经济的下行风险,新兴市场降息、发达国家降息,就连美联储也快撑不住了。

 

美联储或年内降息

随着全球经济运行风险不确定性增大,最被市场关注的美联储也有了新动向。在2018年曾经4次加息的美联储,今年以来始终“按兵不动”,且立场明显转“鸽”。

 

在3月和5月的例会上,美联储措辞大致相同,除了对经济基本面保持乐观之外,对通胀表述偏谨慎。

 

但在6月初,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联储正密切监测近期贸易问题给美国经济带来的影响,并将采取适当措施确保经济增长能够持续。他还说,联邦储备基金利率再次接近零利率区间将“不是一件令人惊讶的事情”。

 

这与5月鲍威尔的措辞大相径庭,市场普遍解读为美联储即将降息。美联储一旦拧开降息“阀门”,去年底结束量化宽松、原本计划加息的欧洲央行很可能也会调整货币政策“路径”,这必将带动全球货币政策出现更大转变。

 

尽管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是否会出现大逆转尚未可知,但在短时间内鲍威尔“口风”出现如此大的变化,意味着美国经济前景并不乐观,特某普挑起的全球贸易摩擦正在令美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另外,3个月期和10年期美债收益率继续倒挂,也意味着美国经济衰退风险并未消除。6月4日美国长短期国债收益率倒挂利差达28BP,从历史角度来看也处于较深位置,历史上美债收益率倒挂至当前水平以后,美联储均在一段时间以后采取了降息行为。

 

在这种背景之下,可能不仅特某普需要反思其贸易保护主义的危害,美联储也不得不未雨绸缪,通过降息来对冲经济下滑的风险。

 

新一轮经济衰退?

要看世界经济格局,主要看欧、美、日、中、印。

 

中国先不说,先来看美国。

 

别看美国一季度的GDP增长远超预期,但其实美国的复苏依然很脆弱。

 

自从次贷危机发生后,美国就陷入了债务的泥潭,现在经济的复苏是建立在包括特某普减税政策在内的美国政府债务急速扩张,以及美联储债务急速扩张的基础上的。

 

然而,这种债务扩张是不可持续,毕竟美国政府债务已经超过了22万亿美元,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已经膨胀到了4.5万亿美元,稍有不慎,就可能发生重大的债务危机。

 

而欧洲和日本呢,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加过一次息,可以说是完美的错过了上一轮加息,不是他们不想加息,而是他们不能加息。

 

欧洲和日本已经深陷失去的几十年,欧洲是因为欧债危机无法自拔,根本不能加息,一加息就会发生欧债危机。

 

日本自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崩盘后,到现在都没缓过劲儿来,经济持续衰退,因为严重的人口老化和负增长,日本的经济一直处于下循环中。

 

这些国家一直追求通胀率到达2%,但是永远达不到这个目标,量化宽松印出来的钞票,已经无法回头。

 

如果美联储降息,欧洲和日本也无法跟随降息,除非负利率,只能继续加大量化宽松,加大购债的规模。

 

西方国家因为经济一片哀嚎,纷纷启动降息,而一些新兴市场国家也已经开启了降息。

 

上面提到的印度,在2月份开启今年第一次降息的时候市场就极为关注,毕竟这么大一经济体呢。印度也是2019年第一个降息的国家。

 

4月、6月,印度再次降息两次,可见印度国内经济的压力有多大。

 

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开始了降息,这次大转折,是否意味着全球经济又将进入一轮调整?这是新一轮大衰退的开始,还是经济长周期波动的一个小波浪,目前还不得而知。

 

不管结果如何,但有一点需要我们思考,全球经济并没有走出次贷危机,就又面临一轮新的冲击。

在某种程度上说,特某普不断制造紧张冲突,不断对全世界加税,已经断送了全球的这轮经济复苏。

 

中国怎么办

随着下半年的到来,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增强,尤其是特某普对全世界四处开火,为应对这种不确定性,全球货币政策调整势在必行。

 

而中国有两大战略武器,那就是庞大的外汇储备规模全球最高的存款准备金率,这让我们应对不确定性的手段更为丰富。

 

庞大的外汇储备规模可以让我们很好的应对外部冲击,有效的保卫人民币汇率,而高存款准备金率给我们的金融体系储备了充足的流动性。

 

当前全球货币政策大逆转的情况下,若美联储降息,会给中国的货币政策留出更大的空间。

我们的易纲行长6月7日表示,如果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中国有足够的政策空间来应对,包括调整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

 

未来我们的货币政策可以更加灵活,长期来看,中国可以适当跟随全球货币政策降低政策利率,也可以考虑进一步下调TMLF利率实现降低小微企业信贷综合融资成本目标,还可以进一步降准。

 

总之,一句话,未来的流动性环境仍将保持比较宽松的状态。

 

资产配置如何调整

利率是所有资产的“定价之锚”,降息对各类资产是普惠性的,会推升所有资产的价格,而推动最明显的当属权益类资产,也就是股票。

 

因为,股票的估值模型有三个基本要素,即流动性、风险偏好盈利,而流动性是其中最关键的一点。

 

我们知道,降息说白了就是放水,释放流动性。我大A股年初的一波上涨,其核心逻辑就是利率驱动的,由金融供给侧改革主导,广谱利率下行,流动性结构性改善,风险偏好大幅提升,从而驱动A股从去年的熊市进入今年的牛市。

 

而4月份市场开始调整,那个时候市场上出现了流动性重新收紧或者说是宽松力度减弱的趋势,加之市场经过快速上涨之后也积累了很多的获利盘,市场自身有调整的需求。

正在这个时候,5月6号,特某普升级中美贸易摩擦,市场随即出现了一个大幅的下跌。我们认为,这一跌正好相当于市场借势做了回调,让市场前期积累的风险得到了相对充分的释放。

 

现在全球央行掀起降息潮,美联储降息预期增强,相当于外部对国内货币政策的约束被释放,前期市场担心的流动性可能会重新收紧或者说是宽松力度减弱的担忧迎刃而解,流动性会继续宽松甚至是进一步宽松。

 

风险偏好方面,现在来看,中美之间贸易摩擦的升级貌似是压制风险偏好的一个核心因素。但是,其实市场在去年就已经给贸易摩擦这个风险做了充分的定价。

今年特某普相当于是再来一轮,市场已经有了充分的预期,所以,它对风险偏好不会形成实质性的压制。

 

现在唯一可能存在问题的就是企业盈利方面,也就是经济基本面是否能好转。

而在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及减税降费政策下,企业的盈利其实也正在逐渐改善,只不过这是一个慢变量,没有那么快。

 

所以综合,流动性、风险偏好和盈利三个方面来看,对股市未来走势都是偏向利好的。

 

我们仍然坚持去年底以来的观点:A股市场已经基本告别熊市,至少要以一个震荡市或者技术性牛市的态度来对待,阻力最小的方向往上,我们的投资思路应该从熊市的左侧思维“用确定性防守,逢反弹卖出”转变为右侧思维“逢调整买入,买成长性进攻”。

 

现在市场处在调整阶段,正是调整资产配置、买入权益类资产的好时机!

9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