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发布

小蜜蜂

从810到641,改革任重道远。



推荐
华尔街见闻都被封了,我还能说啥!

22天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19日晚11点通报,“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LSY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谈到这位LSY,最脍炙人口的莫过于他“妖精论”、“大鳄论”和“羽毛论”的金句。

他说过,“证监会的首要任务是监管,如果说还有第二任务,也是监管,第三任务还是监管。”

LSY上任第一件事就是去稽查局调研,开启了证监史上最强监管模式。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A股交易的竞价单经常会出现“641“”74“”44“的数字。

LSY上台3年,证监会“日进斗金”,罚没款金额连创历史新高。2016年罚没款42.83亿元,创历史新高;2017年罚没款74.79亿元,又创新高;2018年罚没款106.41亿元,再创历史新高。

争议最大的还要数“疯狂”的IPO发行。一年400多家企业上市、江苏7家银行登场、过会率“非常18过3”。最受诟病的还属来自他老家江苏的地方银行在其任期内频频上市,数量明显多于其他各省的事实。

平心而论,无论是前任尚主席时期的股权分置改革,还是继任易主席要搞的科创板注册制,都是在做增量改革。

而LSY任内,打击游资、险资、打击兼并重组等等是做减量改革。

智慧的古人说过“不断人财路“,但是作为公职人员就免不了要和利益集团"短兵相见"。

首届证监会主席刘鸿儒曾说过:”这个位置是坐在火山口上烤“。

马克思说过,"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渗透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的确,资本市场成就了无数人的梦想;但也将无数人拉入了罪恶的深渊。

打铁还要自身硬,不忘初心。

小蜜蜂

“两所一网”的诞生

小蜜蜂

如今的中国资本市场已经初具规模,形成了股票、债券、期货衍生品等多层次资本市场。上市公司超过3600家、新三板挂牌公司1.2万家、区域性股权市场2.5万家。累计实现股票融资近13万亿元,总市值全球第二。

相比之下,位居全球第一的美股已经是个百岁的老人,我们的A股还不到而立之年。

当初中国的资本市场是怎么来的呢?

经过上个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的探索,市场经济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1987年,华尔街著名明的“黑色星期一”,让国内的管理层开始注意到了美国资本市场与中国的关系。

小蜜蜂

在当年的背景之下,想要办成中国的资本市场困难程度可想而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姚YL就表示,“条件还不成熟”,但是领导嘛就是水平高,马上话锋一转又说这件事是”非干不可“。

于是,在一群华尔街海归和国内的一批视野开阔的金融专家、主张金融改革的官员们的努力推动下,短短3年的时间,中国的资本市场就实现了零的突破。

1989年深交所筹建,1990年12月开始试运营。当时邓XP同志视察上海,希望加快浦东开发,但开发预算动辄千亿,对于当时的上海财政来说是个天文数字,而且当年的上海与北京相比根本没啥优势。

所以,要想让上海展翅高飞只有一个办法——把上海交易所搞起来。

小蜜蜂

在时任上海市长朱相的大力推动下上交所建成了,在同年STAQ(全国证券交易自动报价系统)也正式开始运行。就这样,1990年的红十二月,中国的资本市场同时迎来了“两所一网”。

当时的A股市场规模很小,只有上海申华电工联合公司等八家公司(被称为“老八股”),但全民参与投资的热情就像沉睡多年的火山突然喷发。

但是,监管问题也随之而来。

小蜜蜂

谁来监管?

小蜜蜂

中国人民银行、体改委、财政部、各级地方政府都能伸把手。“九龙治水”多头管理、责任不清。

市场呼吁有效监管。

监管层争论的重点在于两种完全不同的监管模式:大一统的德国模式和银证隔离的美国模式。

美国模式之所以采取银证隔离,还是因为美股遭遇了历史上最著名的金融危机——1929年华尔街股市崩盘,开启了大萧条。当时业内普遍认为,银证混业监管是那次金融危机的根源。于是,1933年《银行法》在美国国会通过,在银行业和证券业之前筑起了一道防火墙。

最初,在1992年,朱相原本认为证券市场就那么几只票,交给人行监管就行了。结果,同年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国的大事——深圳”810“事件。

小蜜蜂

深圳“810”事件

小蜜蜂

1992年8月,常驻人口仅有60万的小城深圳突然挤进来150万人。

一张身份证可以换10张“新股认购抽签表”。

小蜜蜂

深交所门口黑压压的一群人,一眼望不到头,群众提前三天就开始排队。这些人一不敢上厕所、二不敢睡觉。一个江苏小伙一不留神被挤出了队伍,沮丧之情被拍成了照片,成为那个事件最著名的剪影。

于是他们不管男女,紧紧地抱在了一起,排成了长龙。

盛夏8月,深圳的天气非常炎热,两天暴晒,中间一天还下了一场暴雨。于是气氛变得越来越紧张。这时有人说,认购抽签表早被内部人员“内定“了,队伍里开始半信半疑,越来越急躁。

结果到了发售的当天早上,号称公开发售的500万张抽签表,真正发出来的只有极少一部分。可想而知,一群人三天三夜没吃、没睡、没上厕所,又经历了两天的暴晒和一天暴雨,愤怒之情到达沸点。

数以千计的愤怒群众涌上街头,拉出横幅,要求惩治腐败和不公。

“反对欺骗!要求公平”,“严惩不贷营私舞弊者”,“吃多少,吐多少”。人流从各处向深圳市政府和人民银行深圳分行涌进。

当时迫于压力,市政府宣布提前拿出将于次年发放的500万张抽签表,由此平息了事态。

”810“事件,震惊中央,当时很多高层不懂市场,甚至有人提出把刚刚建成的股票试点暂停,刘鸿儒力挽狂澜,向高层打了包票:

“请您相信,我们这些老共产党员不会在中国搞私有化,我们会有办法找到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的资本市场发展道路。“

刘鸿儒挽救了中国股市。

这次因证券而起的重大群体性事件,使得决策层快了改革的步伐。

在“810“事件的两个月后,中国证监会宣告成立。

“火山口”

朱相找到刘鸿儒,问他能不能干?

刘鸿儒说,“这项工作是火山口,实在要我做,时间也不能长,一旦机构建立、市场稳定、规范确立之后,我就离开这个口。”

刘鸿儒确实在火山口呆的时间不长,一共干了不到3年。从1992年10月上任到1995年的3月30日卸任。

但就在他刚刚卸任的2个月后,刚过两岁生日的国债期货市场,就遭遇了一场大劫——”327“国债期货事件。

有一个叫陈万宁的万国交易员就赶上这件大事,这个华东理工大学商学院少年班”学霸“的仓位亏了七千多万。

在市场里一次次的受挫,使陈万宁伤心地离开了资本市场,专心写起了小说。十年后,他的《武林外传》火遍大江南北,从此江湖再无陈万宁,只有”宁财神“。

在《武林外传》上映的八年后,国债期货才又一次出现在中国的资本市场上。

危机倒逼改革。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虽然当时国内资本市场的开放程度还比较低,但是受海外的冲击巨大,仍有不少投资者被套。同年8月深交所、上交所统一划归证监会管理,原本人行的证券经营机构也归为证监会监管。

1998年,证监会升为正部级。

在1999年开启了“519“行情,一个月涨幅高达70%,A股市场首次迎来大牛市。

时间到了90年代末,随着加入WTO的谈判接近尾声,中国的资本市场面临了更大的挑战——对内、对外开放。

索罗斯向朱相进言:“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后,中国将不得不开放它的金融市场,开放的顺序是很重要的,要分步走,先大力推动国内金融市场的开放,再着手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

于是,国内金融市场的放开,紧锣密鼓的展开。

开放和放开

为了打消一些老干部对于私有化的戒心,刘鸿儒等人采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上市公司60%的公有股不纳入流通范围,而剩下40%的股份进入流通领域。虽然在当时的环境下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但是也留下了很多隐患。

直到十年之后,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才又一次落了地。

被释放出来的“法人股“在资本市场里产生了鲇鱼效应。2007年,上证指数涨到了史上最高点6124。

音乐不停,舞蹈就不断。

正在这时,国际资本市场风云突变,次贷危机席卷而来,全球主要资本市场在巨大的冲击之下无一幸免。

一年前的资本市场,还是欢声笑语的天堂,一年之后就成了万众唾弃的地狱。投资者的情绪从一个极端迅速转向另一个极端,中间没有任何停留。

此后,A股市场便开启牛短熊长模式。

之后甚至又开启了地狱模式。

2015年的股灾,2016年的熔断,2017年的去杠杆、强监管,上证指数从5178点跌倒了2638点。

第八任证监会主席LSY接过了肖G留下的烫手山芋。解决了困扰A股多年的“IPO堰塞湖”,但又同样因此招致诟病。

现任证监会主席YHM,因为名字吉利,散户非常喜欢,“一会儿就满仓“。2019年初,上证指数三个月就从2440点"满仓"干到了3288点。

对比两任监管风格,LSY”把风险放在第一位“,YHM的"四个敬畏"把风险放在了最后。排在前三位是”敬畏市场、敬畏法治、敬畏专业。"

市场被排在了第一位。

证券监管的初心

证券监管的初心并不是救散户,更不是救大股东,而是融资。但是,融资最大的敌人就是市场下跌。所以市场涨不起来,无论对哪一位火山口上的证监会主席来讲,都没有半点好处。

但是随着A股IPO数量越来越多,再融资越来越密集,成了只进不出的貔貅。能涨起来才怪。如果退市制不落地,哪来的慢牛长牛。

众所周知,A股最大的参与者是大股东,如果大股东的初心是圈钱,那么政策的博弈往往就会是个循环。

如果上市困难,壳股溢价高,股东圈完钱之后,股市就会下跌;如果上市容易,上市家数太多,股市还是会下跌。与此同时,去杠杆、强监管就起到助跌作用。

这时候再加上个“熔断”,没有流动性的下跌就会变得更加可怕。

想打破僵局要做好三件事,退市制度、创新工具、专业化监管。首先,让那些过去靠监管套利的大批僵尸企业出局,加快新陈代谢。

其次,放开金融衍生工具。5178点之后,做空工具被关进笼子。但是如果在这个市场里,套利者、投机者和价值投资者都只能用一种方式交易——做多。那么可想而知,每一次上涨和下跌将会多么剧烈。

监管专业水平不支持才会只堵不疏

就像当年327国债期货事件之后,试点就马上夭折了,到了十八年后才再次放开。 

在当前打破刚兑的大趋势之下,更需要把股市绝对收益产品规模做大。长钱有了,流动性有了,还怕融不到资吗?新陈代谢加快了,血流畅通了,A股的“慢性病”自然而然也就好了。

当前,中国的资本市场已经年近三十,坐在这个火山口上的九位证监会主席共同见证了这个市场的一日千里。

在这个高速发展的市场之中,有些人靠它发家致富,实现了财务自由;也有些人因它破产,被拽入了万丈深渊。

30岁已经不再是个孩子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前方面临着新的挑战:股票发行的市场化改革需要继续深化;证券市场的法治化水平仍需要提高;证券监管也将继续围绕其使命和职责、“为“与”不为“定位其监管角色,改革之路任重而道远。

1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