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发布

小蜜蜂

故事 卑微的救赎 有没有结局?(想靠炒股成为有钱人,靠谱吗?续集)



推荐

来亲爱的小伙伴们,故事的结局在这里。

终章,卑微的救赎。

2012我从证券公司辞职,为了庆祝自 由和解 放(刚才又被审 核了,居然是因为这两个词,妈呀,不能这样吧。),我决定去大西北旅行,去新 疆,一直走到中国最西边的城市——喀什。正在我收拾行李的时候。我接到辞职后,第一个股民打来的电话。我没存过他的电话号码,但是听声音我知道是谁。

他是一个很奇特的股民,那个时候我总在客服部给股民们举办的股市沙龙上给大家讲点分析工具,简单推测一下市场。每次去讲的时候,这个股民都早早的来,坐在最前排,拿着本子认真的记录。讲完之后,让大家随便发问的时候,他什么都不问。等别人都走了,他才过来问我问题。

(为什么,为什么又拉我的答案去审 核 我什么不该讲的都没有讲啊 放我出去!我觉得我很需要一本《关(min)键(gan)词大全》,谁有?高 价 收 购!!)

后来股民里的几个大妈和大姐特意来找过我,小L老师(营业部里股民们对分析师习惯性称呼为老师,我长得不小,只是年纪小,所以就被这么称呼了),你不要总搭理那个人,那个人是个怪人。他07年最高点开户入市,赔的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完后还不思悔改,依旧经常来看股票,到了营业部也不和任何人说话。那个人不是心理上就是精神上是有问题的。

我说,哦哦,好,我知道了。

但是,他后来依旧单独来问我问题,我也观察了他,言谈举止都没有什么不正常。他有什么时候问题问的很细致,我也尽可能的耐心解答。

电话里他说,你好,是小L老师么?我是总去听课还问问题的那个股民,我姓W。

我说,你好,W大哥,我听声音听得出来是你。

他说,我听人家说你辞职了,我想请你吃个饭,聊聊天,你今天有时间么?

我当时想起来大妈们的话,加上东西还没收拾完,所以不怎么想去。

他在电话里听出我的迟疑,说,我就是当给你送别,也谢谢你给我讲的那些东西。真挺想和你聊一会,你今天要是没时间,等过几天还行。

我说,好吧,那就今天好了,你说个地方,咱们一会儿哪集合?

于是他报了个离我家不是很远的特色骨头馆的名字。

我说,好,W大哥,我大概20分钟之后到。

挂了电话我换上衣服就出门了。

到了骨头馆,看见W大哥已经到了,点了骨头,各种配菜和啤酒。见我进来,就招呼我坐下。

我们闲聊了几句关于我辞职和即将旅行的计划的事,他问我,小L老师,你父母在哪上班,多大年纪了。

我报出我父母的工作单位,(那是我家乡最大的一个国有企业,大本个城市的经济都靠这家企业支撑)还有父母的年龄。

他说,哦,我和你父母都在同一个企业上班,年龄比你父母小几岁。我就叫你小L吧,你还叫我大哥,咱们单论咱们的辈,不按年龄算了。

我说,好。

他说,小L,我问你个事情,营业部里一定有人跟你说过我的情况,她们说什么,我都能猜到,为什么你从来都不歧视我?

我说,这个事吧,是这样,我自己不光张耳朵会听,也长眼睛自己能看,我看你虽然来营业部很少和人说话,但是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没有什么可被歧视的地方。

W大哥长叹一口气说,哎呀,我儿子要是也像你这么想就好了。

我说,我也听说你家里不太愉快,但是为什么会闹成那样啊?

他说,岂止是不愉快,有段时间我都要活不下去了。我今天找你出来,一方面想谢谢你,一方面也想吐吐这一肚子苦水,因为别人都带着嘲笑的目光看我,就你没有。所以很想跟你说,你不会嫌我很啰嗦吧?

我说,那不能的,你就说吧。

他说,我本来和你父母一样,在那个国企上班,收入不算多,但也是这个城市里工薪族中等偏上的水平,我媳妇在一家私人企业上班,收入也还行。儿子学习成绩一直是我们家里的骄傲。日子普普通通的。

我同事们和我都差不多,上班将近20年,除了个别人之外,都有些积蓄。于是,有的人就喜欢打个麻将,有点希望下班去打几注彩票,还有一些拿了积蓄去炒股票。我自己除了抽点烟,几乎不在外面喝酒,没什么不良嗜好,一个星期就买俩注35选7。本来这么一直过下去挺好的。后来就到了06年,很多之前炒股炒到愁眉苦脸的同事,每日里开始红光满面,喜气洋洋。见面打招呼都是这样的,

哟,今儿解套了么?

解了,解了。

还留着么?

这么长时间都熬过来了,留俩天看看呗!你那个解套了么?

没有腻,差那么一点,也快了。

解了留着么?

再说吧,套这么久,折腾不动了,回本可能就卖了。好了,晚上下班一起走,慢慢唠这个,先干活去了。

说到这W大哥举着酒杯说,来,小L,喝一口,别光听我讲,啃大骨头啊!冷了就不好吃了。

我说,好好,举杯陪了。

W大哥,接着说,那时候啊。我是不怎么喜欢这些炒股的同事,总觉得他们是在投机取巧,炒股又不是什么正业,天天挂嘴边上,没意思。不过,好歹这些股民比我们那里有几个一个月买千百八彩票,等着中500万的靠谱些,那几个彩民都要魔症(东北话,指一种癫狂状态)了。

再后来啊,这些股民天天眉开眼笑,原本抽的都是白沙,红塔山的,都开始买利群抽,有的就是玉溪。你想那是06年啊!就我们这些工人阶级,天天抽玉溪什么概念。

我就问他们,怎么着,挣了不少呗?

同事们都说,可不呗,原来想啊,解套就都好不错了。现在腻,翻了番的涨起来了。W哥,你不弄点,跟哥几个一起买,不吃亏的。行情现在是真好。

我说,算了吧。我根本都不会,也不懂。就不弄了吧。

过了几个月,就快入冬了,炒股的同事们纷纷换了新的摩托车骑,还有给媳妇买貂(貂皮大衣,东北人习惯简称其为 “貂”)的。越来越来多原来不炒股的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说实话,在人家实打实的收益面前,我也动心了,没事时候,他们再聊股票我也跟着听听,遇上不懂的名词就问人家。

大家有时候又劝,W哥也少买点试试呗!挣上一两万给嫂子置办(买)个貂不也挺好。

我还是没去动,当时我是这么想的,股票这玩意涨的都这么好了,保不齐(不一定)哪天就跌下去了。人家现在都涨那么多了,我再进,可能就晚了。我学学打听听打是为了以后考虑,再有机会我再开户入市。

我敬了W大哥一杯酒说,你这想法没错。

W大哥喝了酒,苦笑道,只可惜我没一直这么想。

接着就是07年5月1。休息回来,门卫里的保安队队长是个小伙子,开着一辆宝马5系来上班,大伙都围着看。一打听,原来四月初,小伙子他父亲给他拿了15万,让他看看5月前后厂商搞活动,有优惠的时候买个捷达,宝莱之类的车开开。小伙子看同事都炒股挣钱了,自作主张把15万全拍一支股票上,一个月下来,那股票打鸡血一样,从6块多拉到了25块一股。小伙子股票一卖,5.1直接提了一宝马回家,全家一片欢腾。同事都一脸羡慕,哟,这小S,一出手赶上这么一妖股。比我5。6年折腾股票挣的都多。

天天耳闻目睹这些事情,没有人能不动心。厂里的保洁大姐都跟着出手了。

我心里痒痒的厉害,但是还劝自己,等下回吧,再等三五年还能有这样的机会,跟风早跟好了,现在再跟怕是要晚了。

直到有一天,我儿子放学回家,进屋放下书包就哭了。我和我媳妇问他怎么了?他说,他市三好学生的名额被挤掉了。同学都替他抱不平,他各方面确实都比那个孩子强。但是,有同学说,那个孩子的父亲是个领导,背地里给校领导和老师送了大礼,为了这个市三好学生对孩子将来有好处。

我安慰孩子说,他们那些小动作都不是正大光明的,抢去就抢去了,只有自己的努力才能带在自己身上一辈子。儿子哭着说,你天天就上班下班,你知道什么啊!我们班里家长有钱有势的多了去了。前几天老师夸我学习好,将来能上好大学。你知道我后座男生说什么么?人家说,我妈说了考不上二本就不用我念书了,回家接手家里酒店,我家酒店一个月流水够他上班挣3,5年。他同桌说,可不!我家矿上随便挖几车东西出来都能买上他以后几个月工资出来,学习有什么了不起。我听完就被现在孩子的势利和刻薄震惊了。我想想我自己除了儿子学习好,真的再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了。那一瞬间热血就顶到脑门子上了。晚上媳妇,儿子都睡了。我悄悄把家里所有存款单和银行卡全都装进衣服口袋。我那时候疯了,我以为我去股市里能给儿子拼个将来。早就把之前自己劝自己的话和冷静忘到后脑勺去了。

我听到这,手心有点发凉。原来悲剧竟然是这样开始的。我拿起酒杯自己喝了一大口。

W大哥也端起酒杯陪我喝了点,笑笑说,大哥傻吧!

我抬头看着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说,接着讲吧。我虽然热血上脑一下子就不顾一切入市了。但是,我还知道不能立刻就买,当时正好6000点那个高峰已经过了。正是暴跌的那一个月,跌倒4800多,一下子止住了,还立刻就涨了起来,我正犹豫不决的时候,妈蛋的,电视上就有专家冒出来讲什么这是大幅调整,之前在4000多点就有强调整,这是对称走势。奥运会之前,股市一定创新高。以后都不暴涨了,就是慢牛行情了。我看他说的那么有道理,以为我真的等到了一个好机会。直接就满仓杀进去了。结果什么样不说你也猜着了吧。

我说,那时候入市赔的的确得很惨,但是,给家里好好说说,也不至于闹成这么僵啊。

W大哥点了根烟说,我也这么想,这事瞒不住,股票跌了还能涨,跟家里说说,等机会看少赔点就卖了。反正用的都是积蓄,我和我媳妇俩个人工资家里花销和孩子上学还是能承担的起的。我和我媳妇坦白之后,我媳妇一开始责怪我俩天,后来就也知道责怪我没有用,就消停了一阵子。再后来,越跌越惨,我和我媳妇也越来越烦躁,加上新闻里,报纸上天天出现炒股炒到妻离子散的故事。我媳妇身边的朋友,同事知道了也总怂恿她逼我卖股票。终于有一天我媳妇又唠叨我卖股票,我实在受不了了。

我说,你这辈子就没支持过我一件事。我早几年要和朋友合伙弄个出租车手续买个车雇人跑出租你不让,我同学家种林下参,我说你辞职开个特产店卖人参吧,先拿货挣了钱再给我同学结账。那样你支持我了,看看现在人家弄出租车和买特产的什么样。我就弄股票赔了钱了你就天天,天天逼我。我能赔出去,就能挣回来。

我媳妇也爆发了,把这些年所有的怨气都发泄了出来。

正吵着腻,儿子放学进门了。问我们吵什么。

我说,没事,就工作上的事和你妈妈锵锵(争吵)几句。

我本来是打算不告诉儿子的。谁知道我那媳妇竟然当着孩子面,指着我鼻子跟儿子说,看看,看看你爸,学人家炒股,都快把家赔光了,还跟孩子撒谎。

我当时死的心都有了,我虽然大半辈子没有一点突出的地方,但是在我儿子面前一直都是个很良好的形象。

我儿子问我,爸,我妈说的是真的么?

我能说什么?我告诉他,是的。

儿子又问我,为什么?为什么要去炒股?

我不想让儿子知道是他说的话刺激了我,我告诉他,我就是看人家挣钱,眼馋了。

我儿子当时看着我,那一脸失望的表情我这辈子都忘不了。我想跟他说,你别失望,爸给你挣回来,爸是为你去冒险的。但是我憋住了。什么都没说,我不想求饶,也不想让他心理有什么负担。

那一晚上一家人谁都没睡,早上我媳妇说,我给孩子姥姥打电话了,他姥姥说孩子还有一年就高考了。现在家里环境不适合学习,让我们娘俩过去。我叼着烟问我儿子,说,你想去么?我儿子正犹豫着。我媳妇一把就把我儿子拉起来,另一手拎着儿子书包就出门了,边走边吵吵,合计什么啊?你守着这么个败家的爹能学什么好,走。

儿子回头看了我一眼就跟他妈出去了,我媳妇把大门摔上的时候还跟我喊,你一天不把你那破股票卖了,你就一天别来见我们娘俩!

听到这我已经完全进到大哥的故事节奏里去了。急吼吼的问,那后来腻?后来怎么样了?

大哥也抓了根骨头啃着说,还能怎样?我去找过他们娘俩。

一见面我媳妇第一句话就是,你那破JB股票卖了么?

我说,没卖。

她就吼我,没卖还有脸来!

我就只能自己回家呆着。

我说,那当时只要你没买超大盘的央企股票,到了政 府四万亿救市,反弹到3478的时候,应该就不怎么太赔了吧?

大哥也不知道想到什么了,就叼骨头乐了,他说,L老弟,我听你给股民讲课这么长时间,你知道我最佩服你什么么?

我说,那我可不知道,我就知道我嘴贫,给你们讲课老不照正规了讲,净爱说些闲扯蛋的例子。

W大哥可能吐苦水吐爽了,挥舞着骨头棒子说,这是一个。但是我最佩服的是你揣摩股民的心理,那些股民一买卖点什么玩意,跟你一说,你就能猜着人家当时怎么想的。我都怀疑你大学不光学的金融还特么专门学心理学了。

我说,我还真没学,我就是有个高中同学,关系特好,他学心理学,没事给我捣鼓(告诉)一嘴(东北话,代指说话,聊天的内容)。

他说,那你猜猜我当时咋不卖。

我说,那你就告诉我吧,你当时差多少回本没舍得卖的。

大哥,叹了口气说,18%。我就迷信那四万亿了,当时反弹的猛,我就觉得我被套这么惨,肯定能像我同事他们那样在06年的时候都回本,就没舍得卖。等到在下跌的时候,就后悔来着,还是没卖。涨涨跌跌的,见到你之前的时候又被套住将近45%了。

我见着你的时候,我都被套三年多了。有时候下班回家,就自己一个人在屋里呆着,很有几次有想去死的冲动,真觉得活得没有意思了。

沉默了一会,W大哥点根烟,狠狠抽了一大口含着,然后用长长,长长的一口气把烟吐掉。然后说,还好那时候有一天同事张罗请吃饭,大伙都问,什么喜事啊?主动请大家吃饭。

那个同事说,靠,哥们那熊股票解套了。庆祝一下去。

我一听这个,来了点精神。就跟着一起去了,饭桌上大家喝点就就聊开了。原来同事里也有不少当时挣了钱之后又被套上了的。现在解了套的居然占了半数!听人家一唠我才知道,人家玩股票的年头长,多少能看出来的道道,前几次涨涨跌跌的没怎么动,后来看总是上下波动不使劲涨,他们开始合计着做了几回波段,运气不错的几个就解套了。

我这一看,股市是门道挺多的,就是我自己傻呆呆的死挺着才被套这么惨的。我就想好好学学争取早日解套,有了这么个念想,我这心里就不老想着死啊活啊的,慢慢就活泛(有生机)起来了。就跟人家借书看,有时间就往营业部跑,听听讲座什么的。

但是第一次割肉的时候真是犹豫很久都下不去手。也幸好那个时候犹豫了,那年夏天最惨的时候账面上又亏到45%。这犹豫来犹豫去,赶上下半年行情好亏损也逐步缩小到了不到30%。

后来彻底下定决心卖了做起波段还是听了你们讲课说的俩个事触动我了,我就第一次割肉卖了股票。

我也点了根烟问,哟,我们讲的课还没白讲,真有听进去的,我们说的什么让你下的决心啊?

W大哥说,先不说这个,你猜猜我看你讲课第一印象是什么?

我说,估计不咋好。看我年轻呗,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不少股民都是听了好一阵子才接受我的。

W大哥说,嗯,又猜对了,还真是。

我说,那玩意正常,分析师和投资顾问这东西,说好听了像老中医,岁数越大,干的时间越久就越有人愿意相信。说得不好听点,就跟摆挂摊算命的一个样,不说点惊世骇俗的,就没人搭理。

W大哥说,可不是么,你们于老师(我们营业部分析师于姐,不是德云社的于老师)讲那个亏损额度和翻本难度是一个,她说,亏损30%,就得等到涨50%才能回本,亏到50%就得等上涨100%才能回本。我这一看,这不就说我这种么!我之前亏到45%,后来股票涨了50%才回来一半,还差着一半腻。越来越觉得死等不是办法。加上你在年底讲从中石油上市开始,石化双熊只要一大幅拉升,大盘就得见顶。我看你说的时候那几个老股民一个劲说对对,有这回事。我回家翻翻看了,也真是,就乘着大盘最好那几天把股票卖了。虽说卖的时候账上还亏着不少,但是第一次卖完,感觉特别好,整个人都轻松透了。

我说,那后来怎么样啊?又买进来了么?

W大哥说,买了,不过有挣有赔,就是没再被狠狠套住过,现在还差不到10%就回本了。

我说,哟,那可不赖啊,这俩年大盘行情可不咋地。

W大哥说,嗯,也挺操心的,有时候上班都不合计别的,就想着这点事,好歹有希望了。

我说,那回本了之后腻?就不弄了?

W大哥说,我不瞒你说,这俩年折腾下来,我这信心也上来了。我这从我媳妇走之后,我就一个人过,各种缩减开支,一个月一个月的慢慢存下一笔钱,本来是打算股票实在回不了本,留着堵上这个窟窿的。现在想想股市不可能十年八载的熊下去,等到再来牛市的时候好好弄弄,不像上次,左看右看错失机会,最后才冲进去当白痴。我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好好学,好好琢磨。把手上的股票弄回本之后,慢慢做点波段,把底子养肥了。我虽然整个跌倒在熊市里了,可我不想死在牛市跟前。

我说,那你媳妇和孩子怎么样了?

W大哥说,哎...我媳妇到现在什么都不问,就只要我还买一天股票,就一天不和我说话,我儿子这几年上大学的时候,假期没事还来看看我。今年都毕业了,在省城找了工作上班,忙,有日子没见着了。我这就打算,我这股票和所有积蓄都等着他找女朋友要结婚的时候拿出来,要是挣得多了就谢天谢地,直接给他买房子。挣得少了,就给他交个首付还是足够的。我还继续买股票啊,其实也还是跟我儿子有关系,我要赔着钱去给他讲说当年我是因为他一句话就冲动了去炒股,像我和他求饶似的,要是挣了钱再去说,他应该能理解我这份心思吧。我这什么都没有了,我就想像这事没发生之前一样,在我儿子面前还能做个有尊严的父亲,不是到死都是一个祈求原谅的失败一辈子的老头形象,用你们年轻人话讲,我得救赎我个个这张老脸。你说,我儿子他还能理解我不?能不能我挣钱了他也还是瞧不起我?

我端起酒杯跟W大哥说,大哥,这么和你说吧。我父亲和你在一样的企业里上了半辈子班,平平凡凡,没为我做过什么大事。但是要是有一天我知道,我父亲曾经有为了我冒一次险,当把英雄的想法的话,不论他成功失败,他可以都不开始去做,哪怕就是想过那么一下。都足够我感动一辈子的了。你这些年吃这么多苦。你儿子会明白的,这一辈子都不能忘。等到他当父亲那天可能还得跟你孙子吹牛说,看你爷爷,当年一怒之下杀进股市,苦熬多年,给你老子我挣钱买了这大房子。长大了学学你爷爷这魄力。

W大哥听完乐个够呛,拿起骨头作势要打我,你小子净扯吧!埋汰你大哥那这不是,一怒入市,苦熬多年,没特么熬死老子。哈哈。行了,听你这么说,我这心里就有底啦!来老弟,走一个。

说完端起杯子一仰脖干了。

我也陪着干了一杯,说,大哥,你这也没有其它股民形容的那么惨啊?为什么到营业部你不他们说话。

W大哥说,以前也说啊,偶尔和那几个老股民一起抽根烟,说那么几句。就是后来那帮老太太不知道从哪知道我的事到处跟人家讲我怎么怎么样,大家看我眼神都怪怪的,我一来气就和谁都不说话了。哎呀,今儿拉你出来净在这跟你吐苦水了,咱哥俩不说这个了,唠点高兴的。

我说,好啊,好啊。

我陪着W大哥几瓶啤酒下肚,捧着大骨头棒子就聊嗨了。天南海北的胡扯,指点江山,品评人物,直到很晚才各自散了回家。

再后来,我离开家各地去旅行,没有和W大哥联系,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

故事完。

最后我想说的是,其实对于很多人和事,也包括现在的中国股市。多一点耐心,多一点理解。可能一切都真的会不一样。

在我写这些的时候,很多人鼓励和支持我,也有些人在这说嘲笑股市和股民们的风凉话,甚至还有一些学金融,干金融的人说得更凶。我想说可能你们都是学霸,毕业了在金融机构搞模型,搞数据。你们觉得你们懂得很多。可我不觉得,我曾经呆在地方营业部里,被资深老股民指导过他们自己研究出来的土规律,我也呵斥过喜欢听小道消息,胡乱交易的股民大妈。我那几年时间里陪着中国最普通的股民们一起哭过,一起笑过。这个市场无论怎么设计,最终是靠每个股民当基座支撑起来的,我敢说经历过这些的我对这个市场的理解只比你们更好,而不会比你们差。

谨将此故事献给奋战在中国股市第一线的股民们,也送给过去,现在和将来的股民们。

其实,中国股市从当年为亏损国 企 融 资,到最近的创业板造富大潮。它出出生那天就欠着全中国股民一笔血债。但是,学过经济学的人都知道,长久来看,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比市场更公平。欠下的,终将在这个市场里还回来。有些人吃了亏就永远的离开了,当这个市场还债的时候,你被亏欠的部分会被别人代你签收,而不是千年万年的欠下去。

结语,

我刚才看见有人在评论区这么说,

干货和硬道理天天说上一百遍没有多少人往心里去,而故事不一样,你看懂了,一辈子都记得。

那么最后还是说点干货吧。

投资领域里,其实所有的技术分析形态都有在反应投资标的参与者的情绪和心理。

讲W大哥的故事,一是给大家提示风险。二是,让大家了解在市场上涨和下跌中参与者心态的变化。

方框二,解套期,之前深套多年的股民大多在这个位置彻底解套,解套之后,很多人出于对之前深套的恐惧选择离场,市场主力在这一区域洗盘吃货,同时第一波跟风盘也杀了进来。风格转换从小盘股低价股向概念股转换。

方框三,回吐期(一),大幅拉升后,最早一批杀进来的获利盘看到市场有明显波动,大多获利回吐。市场主力借机从概念股向成长股切换。

方框四,回吐期(二),再次拉升之后,持股的担心在这里见顶,选择离场。持币的看见有调整,盼着创新高,蜂拥而入。市场主力在这里由成长股切换风格到大盘蓝筹股。

方框五,疯狂期,少数警醒者离场,大多数已经眼红到不顾一起的的冲进了(甚至包括前俩次回吐期已经离场的人,禁不住诱惑又回来了)市场主力在全民狂欢中欢乐出货。

方框六,抄底期,一些胆大的老股民会认为这样的跌幅之后,市场将开始有好转,进场抄底。(这个地方坑死的人最多,高位暴跌还有很多人会夺命出逃,但是为抄底而来的最喜欢硬抗,天才如杰西.利弗莫尔就是死在这种情况之下。)

方框七,崩溃期。被套的,抄底的都崩溃了。下一轮回的开始。

从大哥的个人心态看,方框一,否定态度。方框二,怀疑态度。方框三,心动态度。方框四,羡慕嫉妒恨态度。方框五,冲动态度。

如果各位再有幸经历任何一个投资产品的大牛市,请你对应自己的心理活动,别在犯大哥的错误。

全文终。

感谢众亲支持!

预告,接下来更新这俩篇。

喜欢看关于技术分析讨论的,点这个。

喜欢继续听故事的,点这个(这是一个让人热血沸腾的故事)

9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