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发布

小蜜蜂

操作系统生态圈建立方案?操作系统缺乏软件生态的系统解决方案?



推荐

这事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其实回头看看过去几年,十来年吧,有一家公司就是从无到有,硬是把东西一步步做出来,看看它是怎么做的吧

这家公司就是Google

Google一开始只是一个搜索引擎,其他什么都没有,现在就快什么都有了

来看它是怎么建立生态的,一开始很简单,它没有操作系统,没有语言,没有开发环境是,什么都没有,没关系,先顶着,先活下来,反正你弄不死我,我就有机会慢慢发展,这就是第一步:种田,建立抗日根据地,升ic

看Google是怎么种的,os没有吧?没有你不会抄吗?开源那么多,你不会抄啊?于是Google第一步先抄了linux,做出了安卓,连应用场景都是抄苹果的,语言是不是也没有啊?没关系,有java啊,抄咯,有了语言是不是没有平台啊?没关系啊,抄啊,openjdk也是开源的,把lars bak都给挖到了Google来做语言,然后平地一声雷,安卓就横空出世,然后瞬间占领了市场,把wp打得吐血,直接打没了,所以同样是抄,人家抄得有技巧,抄得可以占领市场,所以抄并不可耻,这也是必经之路,但是不能满足于无脑抄袭,要有技巧,能团结现有社区就团结现有社区,不要一开始就自己死怼,那样会死得很快,Google这一点就很聪明,国产可以借鉴,这是第二步:早战,但是非常规作战,不要正面硬肝,避其锋芒,慢慢圈地,就像抗战时期的敌后根据地一样

这是第二步,第二步做成了之后,慢慢地,副作用开始显现,oracle说你那个java不合规,不让用,嗯;这个时候因为第二步已经做成了,所以市场资金都有了,有了足够的市场,有钱可以雇技能点高的科技组了,那这个时候就可以攀科技树了,做自主产权的产品了,java不让用是不是?换dart,linux不让用是不是?换fuchsia,jvm不让用是不是?换dartvm和flutter,这就是第三步:攀科技树

第四步还没有发生,但是可以预测一下,明年flutter和fuchsia都会release,一旦这两个release了,那就是决战了,到时候是所有战场全部打开,一起上,不管是desktop还是mobile还是web,Google到时候就会有完整的产品线,全线开战,明年微软会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因为Google来势凶猛,这就犹如三块地在熬过了抗日之后,很快就会寻求大决战一样

其实中美对抗也是一样的,现在不是决战的时候,而是攀科技树的时候

天朝现在想的绝对不仅仅是去ioe那么简单,天朝想的是要去掉八大金刚,这八大金刚指的是八个主要科技外企:思科、IBM、谷歌、高通、英特尔、苹果、甲骨文、微软

相关的新闻报道其实已经慢慢多了起来,去ioe只是先声,犹如36年战争之路剧本一样,一个最近的新闻如下:

摘要: 目前,思科占据了中国电信163骨干网络约73%的份额,把持了163骨干网所有的超级核心节点和绝大部分普通核心节点。 当前,中国包括政府部门、军队、武警、军工企业等在内的所有单位

目前,思科占据了中国电信163骨干网络约73%的份额,把持了163骨干网所有的超级核心节点和绝大部分普通核心节点。

当前,中国包括政府部门、军队、武警、军工企业等在内的所有单位,几乎100%使用美国微软的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

2012年,美国众议院常设特别情报委员会发布报告称,华为、中兴的产品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今年,奥巴马总统签署开支法案,禁止包括司法部、商务部、航空航天局及联邦调查局在内的联邦政府机构,采购“中国所有、运营或提供补贴的企业制造、加工或组装的信息技术产品”。

而与华为和中兴等中国企业被美国拒之门外的情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的“八大金刚”(思科、IBM、谷歌、高通、英特尔、苹果、甲骨文、微软)在中国却能长驱直入,而且,这些公司的产品都被用在了中国国家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建设上。

从手机到服务器,从办公软件到操作系统,从搜索引擎到无线通信技术,美国“八大金刚”几乎渗透到了中国网络的每一个环节;政府、海关、邮政、金融、铁路、民航、医疗、军警,每一个部门几乎都有美国科技巨头的影子。

实力强悍

中国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抽样监测显示,2011年,有近5万个境外IP地址作为木马或僵尸网络控制服务器,参与控制了我国境内近890万台主机,其中有超过99.4%的被控主机,源头在美国。而仿冒我国境内银行网站站点的IP,也有将近3/4来自美国。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沈丁立表示,近年来美国对我国内地和香港地区实施了高达6.1万项的网络攻击计划,对中国高价值的电子信息枢纽发动了进攻。可以想见,只要其中任何一项得逞,相关的我国政府和个人以及企业的电子通信就将大门洞开,国家机密和个人私密也将荡然无存,中国网络安全必然面临严重威胁。

中国的信息安全在以思科为代表的美国“八大金刚”面前形同虚设,在绝大多数核心领域,这8家企业都占据了庞大的市场份额。

IBM是全球最大的信息技术和业务解决方案公司,早在1934年,IBM就已经在中国开展业务。据IDC(互联网数据中心)数据显示,IBM在中国Unix服务器市场份额连续15年稳居第一,截至2012年第四季度,已达到76%。

思科是世界云计算市场上最大的IT产品提供商。1994年8月,思科北京办事处成立。目前,思科占据了中国电信163骨干网络约73%的份额,把持了163骨干网所有的超级核心节点和绝大部分普通核心节点。

微软的主要产品包括Windows操作系统、InternetExplorer网页浏览器及MicrosoftOffice办公软件套件。据NetMarketshare的数据显示,微软在中国台式电脑操作系统市场占有91%以上的份额,居行业主导地位。

自1985年成立后,高通在全球无线通信行业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其在目前发展最快的无线技术CDMA领域处于行业领先地位。根据中国电信公布的数据,2013年4月,中国电信新增CDMA用户216万,移动用户总数达1.7019亿。目前,高通也是唯一一家支持Android各层次手机的芯片厂商,而中国智能手机用户中使用安卓平台的占绝大多数。

截至2013年第一季度,英特尔在全球个人电脑半导体芯片市场占有85.2%的庞大份额,而搭载英特尔芯片的联想在中国个人电脑市场占有近40%的市场份额。2012年,联想搭载的芯片占英特尔收入的11%,此外,英特尔有18%的收入来自惠普,14%来自戴尔,而惠普和戴尔都在中国个人电脑市场占有相当大的份额。

虽然苹果在中国个人电脑市场的占有率非常有限,但却有很大的增长潜力。iPhone和iPad在中国表现非常抢眼,2013年1—3月,iPhone在中国城市用户占有率为23.2%,iPad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达到60%以上。

甲骨文是世界上最大的企业软件公司,其产品主要有服务器及企业应用软件,1989年正式进入中国市场。2012年,甲骨文公司以40.7%的市场份额再次占据应用服务器市场首位。

谷歌被公认为是全球规模最大的搜索引擎,它提供了简单易用的免费信息服务。2012年10月2日,谷歌已经超越微软,成为按市值计算的全球第二大科技公司。

渗透广泛

《中国经济周刊》搜集整理2001年以来的公开信息发现,“八大金刚”在中国已经渗透到各个行业。

电信及互联网是“八大金刚”出没最多的行业,三大运营商、电商、门户网站、社交网络和“八大金刚”都有不同程度的合作。腾讯、阿里巴巴、百度、新浪等排名前20的互联网企业,思科设备占据了约60%份额。

政府部门也是“八大金刚”喜欢接触的对象之一。2006年,英特尔与信息产业部签署了“共同推进中国农村、城市、企业和物流等信息化的合作备忘录”,同时又与中国教育部共同宣布启动“共创未来教育计划”,超过1万台计算机连接中国农村和互联网。而“八大金刚”和地方政府的合作项目数不胜数。

军工企业,“八大金刚”也很有兴趣。2012年12月21日,中电科软件信息服务公司与思科中国控股(香港)有限公司在京正式签署组建合资公司协议。合资公司将重点针对社会公共管理、行业信息化应用需求,提供有价值的端到端技术解决方案。合资公司投资总额将为2亿美元,其中,中电科软件信息服务公司占有57%的股权,思科中国控股(香港)有限公司占有43%的股权。

“八大金刚”也热衷和中国高校的合作。2007年,英特尔与大连市政府以及大连理工大学共同合作创建了“半导体技术学院”,以培养半导体人才;此后,各种合作项目陆续展开。2012年11月,清华大学—思科联合实验室二期启动;2013年6月,云南大学与微软中国签署协议成立云南微软IT学院。

最为可怕的还是思科。在金融行业,中国四大银行及各城市商业银行的数据中心全部采用思科设备,思科占有金融行业70%以上的份额;在海关、公安、武警、工商、教育等政府机构,思科的份额超过了50%;在铁路系统,思科的份额约占60%;在民航,空中管制的骨干网络全部为思科设备;在机场、码头和港口,思科占有超过60%以上的份额;在石油、制造、轻工和烟草等行业,思科的份额超过60%,甚至很多企业和机构只采用思科设备;在电视台及传媒行业,思科的份额更是达到了80%以上……

在软件系统方面,微软等公司在中国几乎做到了全覆盖。

当前,中国包括政府部门、军队、武警、军工企业等在内的所有单位,几乎100%使用美国微软的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一些储存重要信息的数据库软件,以及工业控制系统,也均为西方高科技公司所研发。

美国政军两界的亲密伙伴

思科曾在2006年美国“网络战”中扮演过重要角色。

2006年2月10日,美国进行了一场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网络风暴”网络战演习。演习由美国国土安全部指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务院、国防部、司法部、财政部、国安局、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等115家政府部门参与,思科是演习的重要设计者之一。

一直以来,思科和美国政军两界关系复杂:其CEO钱伯斯先后担任克林顿总统的贸易政策委员会成员和布什总统国家基础设施顾问委员会(NIAC)副主席等职位;美国国会535名议员中,有73位投资了思科,其中就包括美国现任国务卿克里;2012年,思科在游说经费上投入了121万美元,而过去的15年,思科用于游说国会的费用为1572.52万美元。

微软和美国政府之间也保持了高度默契。2009年12月22日,美国总统奥巴马任命微软的前安全总管霍华德·施密特作为网络安全总指挥,此后,这位前微软高管也多了一个称呼——“网络沙皇”。

48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