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蜜蜂

丈夫假冒网友持刀入室对妻子进行财物抢夺及性侵能否分别定抢劫罪和强奸罪?



推荐

首先给出结论,丈夫是否构成抢劫罪及强奸罪主要取决于本案中妻子的态度及对丈夫行为的谅解与否。

本案作为有代表性的案例,在《法制与生活》《法制日报》上可以找到。

2013年12月18日,在福建省泉州市台商投资区东园镇某工厂打工的颜娜(化名)在家休息时,被一个头戴硅胶面具、手持刀具的男子强奸,并被抢走35元现金。两天后,民警抓获犯罪嫌疑人。颜娜怎么也想不到,犯罪嫌疑人竟是她的丈夫。

  34岁的颜娜和33岁的丈夫康少(化名)同在台商投资区的一家工厂里打工,住在厂区宿舍。12月18日,颜娜在宿舍休假。当天一大早,一个陌生男子闯进宿舍,挥着水果刀翻箱倒柜,抢走35元钱。之后,他又拿起棉裤反捆住颜娜,并用一条秋裤蒙住她的眼睛,随即将她强奸。

  颜娜担心被强奸一事被她丈夫知道,报警时只说自己遭到抢劫。当天下午,她丈夫和工友听说她未向警察反映被强奸一事,便陪她到秀涂边防派出所再次报警。

  民警经过大量走访调查取证和调看监控录像,确定嫌犯就是康少。20日上午,民警赶赴康少所在的工厂,将他抓捕归案。面对证据,康少交代了犯罪事实。2013年七八月份,他无意中瞥见颜娜和男网友在QQ上的聊天记录,其暧昧的话语让他很不舒服。加上平时他一回到家,颜娜总是将手机关机,似乎害怕让他看见什么短信或聊天内容。他怀疑颜娜有外遇,决定报复一下她,便上演了“装陌生人强奸老婆”的闹剧。

  得知强奸者是自己的丈夫时,颜娜想原谅他,不打算追究其法律责任。即便如此,康少还是要面临法律的制裁,被刑拘。该案提呈至检察院后,检方认为这起案件的性质违法,属婚内强奸范畴。但因为康少夫妻的婚姻关系比较稳定,妻子也没有要求处理康少,因此,不能认定为康少犯有强奸罪。在是否犯抢劫罪上,检方认为康少所抢的钱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自然也就不存在抢劫一说。目前,警方已作销案处理,康少也被无罪释放。

在我国刑法实行的过程中,辩护人越来越多地把取得被害人谅解作为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减轻或免除刑罚的重要手段。本案的问题核心便是受害者(妻子)的谅解及其对案情(受害情节)的主观认知,这一认知决定了本案的定罪量刑。

首先看抢劫罪的构成要件。

《刑法》263条 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没收财产:

1.入户抢劫的;

...(略)

刑法并为规定在婚姻关系正常存续期间,持械闯入自己家中对配偶实施抢劫是否属于入户抢劫的法定情节。但因行为人实施抢劫及强奸行为时戴着仿真面具(假设该面具非常逼真),妻子无法辨认实施犯罪的行为人是自己丈夫,心理上受到极大的冲击。且受害人事后也不愿原谅丈夫,则构成抢劫罪的入罪情节,检察院可依法对行为人的抢劫行为甚至附加入户抢劫的罪名提起公诉。即使抢劫到的钱财被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也不必认定为抢劫罪未遂,只需在量刑上略有放宽而已。

因真实案列中妻子选择原谅丈夫,抢劫的财产数额小且被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检察院未提起公诉。

其次,强奸行为。

《刑法》236条 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

1.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情节恶劣的;

...

5.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

因本案中涉及了婚内强奸的概念,所以强奸行为的认定在本案中相对抢劫行为更加复杂。

本案中,如果单独看强奸行为,受害人在不知道强奸行为人为自己丈夫的情况下,被行为人采取暴力胁迫的手段实施了奸淫行为。若受害人事后不愿原谅自己的丈夫,并宣称两人感情已实际破裂(或因此强奸行为而破裂),则丈夫符合强奸罪的入罪情节。

如若把强奸行为放到婚内强奸的范畴内来看,受害人的谅解将被认定为自愿与行为人发生性关系,则该“类强奸行为”不具有可罚性。

但在是受害人不愿谅解的情况下,则针对本类案件具有多种争议。我国立法机关未将丈夫排除在犯罪主体之外,也未将丈夫列为特殊的强奸犯主体,即所谓的“婚内强奸主体”。从客体来看,强奸罪客体是指人身权利中特有的性的权利。该罪侵犯的客体是妇女性的不可侵犯的权利。妇女的性权利是妇女的一种特有的人身权利。侵犯这种权利,违背了妇女按照自己的意志决定正当性交行为的权利。

根据罗马法,罗马的公民作为丈夫和家长对妻子、孩子和奴隶的人身权利具有支配力。即奴隶/封建社会的法律是不存在婚内强奸之类的罪名的。这是由当时的社会经济文化发展水平决定的,因为奴隶/封建社会的妇女不具有普遍意义上的行为能力,需要依附他人生存从而导致相对丈夫而言地位低下。另一方面,奴隶社会的贵族妇女虽然是自己丈夫的附庸,但相对平民的男性而言社会地位又不可同日而语。

我们现代社会认为法律是至高无上的,但人的自然权利(人权)却位于法律之上,法律要尽量符合自然权利。如言论自由,这就是人与生俱来的自然权利,任何对他进行限制的法律都是与自然权利相违背的。不管是女性还是男性的性权利,都是人的本能,是一种自然权利,尤其是女性的性的自然权利更容易受到侵犯。结婚并不能剥夺女性的性的自然权利,妇女仍有权利支配她的性生活(此处仅指婚内。婚外恋是道德问题),所以法律要尽量保护妇女的这种自然权利。

所以,不管是从历史还是法理的角度来看,在现代社会中妇女婚内依然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性权利。1997年的王卫明婚内强奸案开我国此类判例的先河:王卫明提起离婚之诉,上海青浦县法院判决准予离婚,但判决书尚未送达当事人。就在这期间,王卫明去尚未与其在法律上解除婚姻关系的钱某处取回物品时,以暴力手段强奸钱某。法院判处王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综上,强奸罪与抢劫罪均属于自然犯,是针对人身权利的犯罪。在此类犯罪中,能否取得受害人谅解,是定罪量刑的重要参考因素。在题主所提供的案件信息中,如果受害人对行为人所作出的犯罪行为执意提起诉讼,则即使检察院因婚内强奸难以定罪/夫妻共同财产不构成抢劫等理由决定不提起公诉,受害人也可以申请复议或向法院提起自诉。如果法院认定本案中行为人的行为符合强奸罪与抢劫罪的构成要件要素,则可以两罪并罚,最高可以判处死刑。但抢劫罪法定的罚金刑因为需要从夫妻共同财产中支出,则无判罚的必要。

以上。

55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