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发布

小蜜蜂

怎样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推荐

最近几个月很忙,很久没写过回答了,在邀请里选择这个问题,是因为近来有感而发,收拾完出差行李的雨夜分享给大家。

这段日子同事们(包括采访主任)见到我都会问:“你没事儿吧?心里还能过得去不?”“车祸现场待七八小时害怕吗?”“那么多遇难者遗体摆身边很恐怖吧?”

我一般都会回答没事儿已经调整好了,他们就下意识地称赞我心理素质好。

其实并没有,讲真还挺消沉,可能从我很少来就能感觉到。

事情发生在过年前几天,更新完私家课的翌日,极度劳累的三个月之后,即将收工的我接到突发通知,赶往双层巴士侧翻的事故现场。

那是香港近年最严重的一起车祸,也是我迄今见过最惨烈的画面,满地都是抢救出的伤员和包裹住的尸体,以至于匆忙开启第一档直播连线时,我的身体和声音都在颤抖。

巴士的机油泄漏,空气弥漫着刺鼻味道,作为曾因急性哮喘住院的人,我在报道全程都感到呼吸困难,但这种强烈的窒息感,更多是来源于对灾难的无能为力。

那晚我们工作到凌晨两三点,回到家倒床上关了灯就忍不住啜泣,和邀请回答这个问题的小伙伴一样,我也曾经以为自己的内心非常强大,直到经历了这场报道。

我也住在大埔,车上都是看完赛马回家的街坊邻居,我也常搭巴士,愤怒于司机居然可以拿人命置气,正因为事情就发生在身边,我实在无法在工作结束后,继续保持职业要求的客观冷静,也不能以强大内心对抗那种消极感。

更让我感到悲凉的是,那晚香港人在Facebook上,把愤怒更多地甩向一位TVB记者。视频来源于Now TV的直播画面,一个女声对消防员恳求给多三分半钟做直播,网民断章取义谴责她阻碍救援,甚至有“无良记者死全家”之类的诅咒和人肉。

事实上她当晚就站在我们身边,画面是zoom in(拉近)的,记者和摄像一开始被安排站的这个位置,是在一个很陡很窄的山坡,离事故车辆有相当距离,消防人员主要是担心记者们的安全,才让我们撤离到30米开外的地方。

我在“英国报姐”蹭热度的文章《呵呵,人命还不如直播》中留言说:“原以为是香港社会戾气太重,但看到你也在这里蹭热度很心寒。那晚我们所有同行都忍着眼泪在坚持报道,山道里很冷很狭窄,记者的工作也从来不容易,我本人因为七八小时目睹全程心痛到无法入睡,想必任何人看到那样的画面都会痛苦,但客观把情况报道给观众是我们的职责。希望大家不要人云亦云,也不要片面批判,更不要对这位同行展开人身攻击,感谢。”

以上这些困扰了我很多天,以至于整个过年期间都很沮丧,也在重新审视自己的职业选择。

“内心强大”是人们对记者的第一印象,仿佛新闻从业者天生就该如此,记得08年汶川地震时赵普在直播中哭泣,还有很多观众谴责他刻意作戏,但殊不知记者也是普通人,也有正常的悲伤和愤怒,由于职业需求我们经常成为“灾难逆行者”,不过在混乱环境中承受压力、克服情绪为观众带来报道,本身就是一件无比“逆人性”的事,但“不哭泣”不代表我们“内心强大”,“哭泣”也不代表我们“刻意作戏”,这是职责所在,不求理解,但求尊重。

然而站在道德至高点去对记者进行谴责、诬赖和咒骂的人,我不知道他们的内心为何如此强大。

629

评论